• 后记(1/1)

         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

          人生,充满着一连串的意外。不信。偌,这本书就是了。原本,徐先生应该和杜非云同一种命!哪种?万年男配角啊!那,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呢。

          话说从头,应该由《征服》完稿后说起。那时,原本的打算是将他和张宛心写成约莫一个章节的番外篇,由他们十年后的重逢写起,结束于女主角失恋、男主角相陪的暧昧朦胧,一切,有了新的契机……

          谁知,在构思细节时现!完蛋!《盼君》的历史镜头又重演了!一整个很有肄,自动往前、往后、没完没了地延伸剧情,一个章节根本搞不定啦!

          晴姑娘开始哀号,哀完再向编编哀,于是!锵锵!本书正式诞生啦!

          有别于过往太完美的男主角,近两本,晴姑娘写了些带点缺陷美的男人,有那么一点点自私、有那么一点点一般人格的小卑劣,因而伤害了女主角,不过,我私心认为,徐靖轩仍不失为好男人一名啦!在写这本书时,晴姑娘一直在想书中颇受争议的堕胎议题,也与编编讨论

          过,然后自问,如果是我,我会怎么做?

          以男主角的立场去看的诸多考虑,晴姑娘有个现成的例子。

          前年的某一日,与同学用餐时闲聊,曾经聊到过她有一个朋友,十九岁怀了孕,于是奉子成婚。然后呢?在怀孕八个月时,连孩子都没生下就离婚了,现在孩子成了人球,被踢来赐去,最终是跟祖父母住,父母不闻不问。

          当然,这个例子或许太偏激,不能以偏概全,但是换个角度想,男女双方爱得正时,不顾一切,觉得自己可以为爱情牺牲一切,但是,你(妳)真的可以吗?你(妳)真的确定自己放弃了什么、有办法承受随之而来的压力吗?

          你们放弃的是学业、自由、恣意挥霍青春、想分手就分手的选择权,承担的是经济、生活、教养下一代的重担。

          晴姑娘约莫五、六年前,初二回外婆家时,一时嘴快,答应把小表弟带回来看顾几天,教他写寒假作业、管东管西,差点没被气个七孔流血!晚上出去玩,身边绑了个小拖油瓶处处不便,正值新年期间,最后却是回家看电视算了。然后觉得!啊!带小孩真累!

          五、六年后的今天,年初书展上台北去参加签名会,照惯例是住在舅舅家,与我们可爱的小翔翔缠绵恩爱。(小翔翔为何许人也。请详阅《非你莫属》后记。)

          翔翔似乎是天生较缺乏安全感吧,有时专注看报纸,一阵子不理他,就现他不见人影,接着被子底下传来啜泣声,某人已经低低饮泣,像个受虐儿似的,豆大的泪珠看得人心疼死了。

          也许是孩子贴心乖巧,也或许是晴姑娘年纪上的差异,对孩子的耐性比数年前足够,会陪孩子玩耍、会在孩子哭泣时一遍遍慰哄,直到他再次绽开童真笑颜,撒娇地将脸揉进我怀抱。

          带他出门去玩,不会觉得绊手绊脚,连逛个其实不特别好玩的屏束海生馆,看他兴奋地喊:啊!有鱼鱼!、啊,海豚!、啊,企鹅等等,丰富的表情及反应,让整个旅程都有趣了起来,一路上看头顾尾地照料也不觉得累。小家伙极爱赖在我身上爬来爬去、抱来抱去地撒娇,让我连和编编讲个手机谈事情都不得安宁,但是当他窝在我怀中看电视,突然间回头软软说了一句:阿姨,我爱妳。时,晴姑娘错愕之余,只觉那道声音真是天籁得教人心花怒放,好想生一个来玩玩!

          心境,真的能有这么大的差异吗。为什么我一点都不会觉得不耐烦呢?(也就是说我真的老了吗?有当黄脸婆的潜力了?呜呜,我不承认,抵死不承认啦……)

          嗯……好像离题了。

          总之呢,晴姑娘真的深刻感受到,同样的事情,在不同人生阶段体验,感受真的是不一样呢。

          因此,我会回过头来想,男女主角的第一个孩子没有留下来,究竟是福是祸?

          这个答案见仁见智,或许谁也没有答案吧!毕竟这种事,受到最大伤害的是女孩子,会造成什么样的创伤与后遗症,谁都无法预料,晴姑娘只想说,女孩子真的要多爱惜自己、保护自己一点,套一句书上的话!

          再好的男人、都不值得妳伤痕累累地去爱,因为真正的好男人,不会让妳伤痕累累。

          ↑返回顶部↑

          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