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女儿娇-女儿红的姊妹篇第16部分阅读(1/4)

         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

          郎矸荩幢桓盖孜筇烧孀耍挂晕备舅炒恿俗约海拖沧套痰匕丛诟籽厣霞榱恕!?

          “活该那老家伙,这是报应。”有人对老家伙的作为愤愤不平。

          “报应是报应,可报应到榛子身上,不应该。”也有人替榛子惋惜,好好的一个黄花闺女就被他糟蹋了。

          秀兰听到这里看了我一眼,想象着那个场景,对着妹妹暗暗一笑,身子不自觉地靠过去,接触到妹妹的大腿时,秀兰下意识地往后缩,却不知为什么又停下来。

          “有什么不应该,老天长眼的,就得惩罚一下这些臭男人,省得天天惦记着别人家的闺女。”说这些话的大都是女人,男人都沉默着不说话,也许正在回味二歪子说的那个场景。

          “和,惩罚,说到底还不是便宜了那些男人。”

          听到这话,刚才说话的女人就不自声了。

          在庄户人家的念想里,男人和女人总是女人吃亏,老家伙糟蹋自己的女儿,可作为女人的闺女,被破了苞其价值已经不存在了。

          “咳……咳……”二歪子的大爷含着旱烟袋,使劲地抽着,终于拿出来,在脚底下磕了磕烟灰,听到人们的议论,清了清嗓子。

          男人们终于说话了,仍然围绕那个主题。

          “那榛子妈怎么说?”

          二歪子接口道,“榛子妈知道了,就把老头子疯了一劲,可这样的事也是打破门牙往肚子里咽,谁还敢张扬出去?一来闺女的名声,二来街坊四邻的闲言。”

          听到这里,我的手很自然地搭在秀兰的大腿上,秀兰的腿轻微地动了一下,又放回原地方。

          “那,那老家伙就不怕闺女怀上?”有人磕磕巴巴说出来,众人一片沉默。

          “怀上也没办法,”二歪子的大爷终于说话了,“事情生了,还能做回去?做娘的收拾一下就行了,要么找个人家趁早嫁了。”

          “嫁了?嫁了那不还是带着个孩子?”一个年纪不大的孩子插言,说完吐了一下舌头。

          “小孩子知道什么?”有人呵斥着,瞪了一眼。

          我的手顺着秀兰的大腿摸上去,轻轻地解她的腰带。她的手从棉单里滑下来,按在我手上,两人在那里停了一会,我却照直往下摸。秀兰象是久久地看着我一样,手搁在那里没动。

          “就是嘛,有了孩子就得生嘛。”他犟着脖子说。

          “她娘就不会给她流了,再说哪那么巧,一次就怀上了?”

          “流?干吗流?生下来多好。”那孩子不知其中利害,天真地说。

          “去,去,小孩子不懂,别乱说。”

          小孩委屈地噘着嘴不说话。

          我扣扯着妹妹的腰带,摸进裤头。

          一阵轻微地颤抖,让我轻松地爬进她的腿间,已经水草丰盈了。

          二指穿行其间,夹杂在两岸肥厚的桃园。

          “她妈妈也是害怕,就时常看护着闺女,不让老头子靠身;媳妇心里觉得庆幸,但毕竟和小姑子的感情不错,心想当时要是自己也就不会糟蹋了妹妹。”

          “那是不是后来老家伙得逞了?”有人打断了问。

          “还能不得逞吗?老家伙连亲生闺女都奸了,还在乎什么?一天夜里,她趁老婆去看有病的丈母娘,半夜爬上了儿媳妇的床,心里想着是报复儿媳妇,可儿媳妇的心里倒是担心老家伙破罐子破摔,又作出那伤天害理的事,就办推半就地遂了他。老家伙一旦得逞,就不管闺女还在旁边,抱着媳妇满炕滚。”

          我听得刺激地去扒妹妹的裤头,秀兰先是用手护着,最后看看我强硬地坚持着,手渐渐软下去,扒到她臀部的时候,感觉妹妹的屁股抬了起来,就势一脱而下。手从裤子里拿出鸡芭,凑近了顶到妹妹的臀缝里,秀兰强忍着不动,以免被人看出来,好在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到听故事上。

          “真是老不要脸。”在骂人的同时,又透露出想了解结果的信息。看来这样的故事还是满有市场的。

          “还要什么脸?那老家伙本来就想把媳妇霸占了,这次媳妇同意了,他也就大起胆子来。闺女在一旁一直不吭声,老家伙办完了事,提上裤子溜了出去。等到老丈母娘病好了,老婆回家一看,媳妇闺女都大了肚子。她一时想不开,找根麻绳往梁上一套寻死去了。”

          听到寻死,我已经在棉单底下掰开了妹妹的臀缝,用手摸着屁眼下的肉唇,一用力顶了进去,黑暗中仿佛看到妹妹的眉头一皱,跟着气息变得粗重起来。

          “怎么了?”坐在一边叔辈妯娌问。

          秀兰赶紧用手在面前做蒲扇状扇动着,“烟,熏死了。”

          “别抽了。”听到秀兰说,她一把抢下在黑暗中一直亮着红点的旱烟扔到地上。

          “这娘们,真野。”那汉子一脸无奈的样子,蔫巴着空着手咂巴一下嘴,一看就知道也是怕老婆的准儿。

          众人看了哈哈大笑着,我却在这笑声里把胀得紫的鸡芭往妹妹的荫道里顶,由于妹妹两条大腿压在一起,鸡芭顶弯了,我耸动了下屁股示意妹妹帮忙,秀兰这才慢慢抬起压在上面的大腿,鸡芭一顶而入。

          “嘘……”心底里一阵麻翘翘的感觉夹杂着惊险和刺激,在这样的场合、这样暧昧的话题里,我完成了对妹妹的侵犯。

          “哎……老婆子真可怜。”有人对婆婆的死产生了同情。

          “那婆婆死后,老家伙正想着如何让媳妇从了自己,却谁知道有一天媳妇和闺女都不见了,从此他孤身一人过着风烛残年。”

          “孤鬼命!”“罪有应得。”人们纷纷咒骂着,但同时内心里又有一股沾沾自喜的感觉,毕竟听到了父女乱仑的禁忌的东西,那在心底隐藏多年,不敢触摸、不敢挑战的的欲望已经被人打开,就像夏日里闷热的天气里来了一丝凉风,多少感到了舒爽。

          我慢慢地在妹妹的荫道里抽插,连身子都不敢大动,起初秀兰那里干涩,皮擦着皮有点疼,但经不住我把手摸进她的前端扣摸,只一会儿就水漫金山。

          下面再有别的什么故事,我听不见了,只是全神贯注地抚弄着妹妹,从下面移到上面,秀兰的两个奶子沉甸甸的,摸起来卜楞卜楞的很有手感。

          ↑返回顶部↑

          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