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第四十;章;残缺的玉佩(1/1)

         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

          猫扑中文这位程爷爷身子迅速向后退了几步,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指着莫问问道;“你、你叫我什么?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        程爷爷的问话,这还没有等莫问开口,这刚被挨打的狗蛋在一旁立马嘿嘿笑道;“爷爷、爷爷这位是十五年前沈凭青、沈将军的儿子沈锋啊!他小时候你不是还抱过他吗?你还说他长大以后一定会比沈将军还要强大。”

          程爷爷听完狗蛋的解释之后,他这才缓缓的松了口气。不过最后他还是半信半疑的,于是他便审问起莫问来了;

          “什么?原来你是沈家大公子?”莫问点了点头说道;

          “是、晚辈正是沈凭青之子,名叫沈锋。”程爷爷双手高举,很是认真的问道;

          “你是沈锋、那你可以用什么来证明你的身份?”莫问见到这自己小时候的故人不相信自己就是沈锋。

          不过他也不感到意外,因为这人在江湖、人心难测啊!这有很多事情要是自己一个不小心,那不但自己会命上黄泉,也许还会连累到自己的亲人、朋友。

          莫问板着脸、沉思稍许之后这才说道;“程爷爷、那好,我就来说说我小时候的事情吧!我记得、我五岁那年程爷爷去过我家一次。当时程叔叔出差不在我家当值,你就在我家等、一直等,直到一个多月过去了,我程叔叔这才回来。不过这段时间里你也没有闲着,你一天就与我爷爷聊聊斋。第二次,那就是我七岁那年,我爷爷去世。第三次就是我九岁那年,那年你带着狗蛋来我家,你在我家玩了五天。有一天、那天我与狗蛋在我家后院的鱼池旁玩,狗蛋一个不小心就把我推到了鱼池之中,当时狗蛋还被你把他脱光了裤子打屁股啊!程爷爷这能不能证实我的身份啊?现在我无依无靠,除了我师傅与张叔叔,我就没有一个亲人了啊!我也不知道我弟弟现在到底是死是活。”

          程爷爷一听激动了,一副惊喜万分的样子立马问道;“什么?张青既然还活着?那为什么他不与你一同到来?”

          程爷爷的问话、莫问一看,看来这程爷爷十有仈jiu都相信自己的身份了,于是他便瘪了瘪嘴唇长叹道;

          “唉、说起来我心如刀绞啊!我师傅双脚残废、左臂没了,我张叔叔也好不在哪里去,他右脚当年为了保护我被蔡京狗贼那些鹰犬打废了。这次要不是我有大仇要报,那说什么我也不会离开他二老的啊!”

          这话听得程爷爷又有些疑问了,于是他再次迅速伸出双手说道;“且慢、你说什么?既然张青尚在人间。就算他右脚残废那又怎样?难道你就不能背着他行走江湖吗?我看此事还是有蹊跷。”

          狗蛋一听也急了,于是他立马向前跨了一步,皱着眉头大声说道;“爷爷、爷爷你到底要怎么样才相信沈锋啊?我告诉你、他就是当年的沈锋啊!”

          程爷爷迅速瞪了他一眼,严肃的表情愤怒道;“退下,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?”程爷爷怎么一怒吼。

          这狗蛋也只有规规矩矩的后退了下去。这莫问刚看到希望,这忽然又失望了,这让他不由自主的感觉到特别的纠结啊!

          这时只见莫问迅速的把自己的右手掌放进那破烂的长袖里,眨眼间过后、手里拿着一半块玉佩出来。

          虽然这只是板块玉佩,但是看上去那也是价值连城啊!那jing致的图案,上面刚好显示出一条巨龙与一只凤凰的上半身。

          一半块吧!那当然这图案就只剩下一半了。莫问一副很是爱惜这块玉佩的样子,双手紧紧握着跨步来到程爷爷身前说道;

          “程爷爷、程爷爷你应该认识这半块玉佩吧?”程爷爷迅速将莫问手中的玉佩夺去,忽然他一下就惊呆住了,一副傻不拉几的样子自言自语说道;

          “这、这正是当年宋太祖‘赵匡胤’平定天下之后,特意恩赐余你先祖父的玉佩啊!当时你先祖父就那他当了家传之宝。此玉佩老朽在二十年前见过一次,直到如今老朽都还没有忘记他的一分一毫啊!不过锋儿这怎么变成了一半块呢?那另外的一半呢?”

          莫问随手伸出将程爷爷手中的半块玉佩夺回,很是小心的放回衣袋里之后这才说道;“那、那半块在我弟弟身上,我沈家遭受灭门之时,我父亲就把这块玉佩震成了两半。”

          说着莫问那眼角旁也挂起了红丝,停顿稍许之后这又接着说道;“现在也不知道我弟弟弟弟在何方、也不知道他现在过得还不好啊!”

          程爷爷也看出了莫问的心事,于是他便毫无忌惮的跨步向前,伸手抚摸着莫问的背脊长吁短气的说道;

          “锋儿、锋儿你不要想得太多了,我想当年沈大哥一身行善,专门拯救那些无依无靠的难民,我想这老天爷也会开眼的,他一定会保佑夕儿平安无事,一定会让你们兄弟俩重逢的。”

          这一刚见到程爷爷就被挨打、挨骂的狗蛋终于忍耐不住他那心中的憋屈了,他那嘴皮旁的两块肥肉抖了抖嘻嘻笑道;

          “爷爷、大哥我想这虽然是半块玉佩,但是看上去那也一定是价值连城啊!我想这块玉佩如果说是那去当铺里当了,那一定还会得到一个好价钱的啊!”

          顿时程爷爷脸sè大变,于是他便迅速转过身,直接就给狗蛋来了一个左耳光、右耳光。靠、这时只见狗蛋在原地转了一圈,立马伸出手摸着那刚被殴打的地方说道;

          “爷爷、爷爷我不过是与你开开玩笑罢了,你干嘛又打我啊?”程爷爷蹦着那沧桑的面目,一副气急了的样子指着狗蛋骂道;

          “你这个不争气的狗东西,你一天就知道升官发财。难道你忘记你父亲是怎样死的了吗?难道你就忘记了十五年前在沈府的那些叔叔、阿姨了吗?你真是一个孽子啊!你真要把老朽气死了你才甘心吗?”

          狗蛋见到自己的爷爷这次是真的气坏了,于是他便立马对着莫问眨了眨眼,意思就是让莫问救救自己。猫扑中文

          &p&

          ↑返回顶部↑

          目录